1)第一六五九章 剑仙之战新篇章,戌宫立巨新开端_我有一身被动技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谁在搞我?’

  ‘这好像是,我的大神降术?’

  ‘不可能!除了我,谁还会掌握此术……等等,徐小……’

  遗世独立!

  ‘徐小受?’

  ‘徐小受,是谁?’

  “为什么大记忆术、大异常术显示的结果,是这个名字?”

  遗世独立,解除!

  ‘果然是徐小受!’

  ‘该死!托大了!当时就不应该跟他解释烙印的原理,他竟然学会了?”

  “但他哪有记忆之道……不!是意之大道,是通过这种方式,留在我身上的烙印?’

  遗世独立!

  ‘徐小受,谁啊?’

  ‘不好,我陷入指引了,这个念头刚刚有出现过……’

  ‘是的,我该考虑的是,如何解决我现在身上发生的异常,得反击,大剥……’

  遗世独立,解除!

  ‘徐!小!受!’

  ‘等等,怎么好像有种被人窥探的……’

  ‘不能管这个了,不能管这个,得先施展,大剥离……’

  遗世独立!

  ‘嗯?’

  ‘徐小受,哪位?’

  ……

  从神之遗迹回归圣神大陆。

  从意道盘的烙印找到道穹苍。

  从以烙印为基,空间转移和意识侵袭,同时将肉身和灵意于别处方位挪来。

  从“受神降术”始,从道穹苍胸前血肉走出,从兽角拘月、龙口衔宫的环境收回目光……

  浑身染血徐小受,第一次如此笃定,自己已经掌握了威胁十尊座的能力。

  在速开速关的遗世独立,以及和意念剥夺的完美配合中,徐小受也算是看明白了。

  道穹苍原来并不懂自己的遗世独立,他聪明在“迂回指引”。

  每当遭遇遗世独立级别的遗忘指引时,就像机器人一样,只回溯出一个结果——徐小受!

  如此,便能应对了。

  应对完之后,以成竹在胸的表现,给人以他看破了一切的迹象。

  实际上,道穹苍只知道一个模糊的大概。

  但敌人若因此成为惊弓之鸟,减少术法的运用,某种层面上,道穹苍也算是破解了此术。

  “聪明!”

  不得不赞一句,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外号。

  神鬼莫测,当真是神鬼莫测!

  可往昔这些连道穹苍都不敢暴露出来的念头,在此刻“意念剥夺”之下,无所遁形。

  “原来,你的强大,有九成是在伪装……”

  气海灵元几乎亏空,已开始消耗天祖之力,徐小受随手关闭了意念剥夺。

  底气带来自信,自信带来变化。

  高高的恢天峰悬崖边上,徐小受一身金光震荡,挂体的血肉飞落,露出烈烈而舞的黑衣。

  冷然抬首,目光远眺。

  遥遥高空中,立有独臂的苟无月,以及扛刀的未疯,警惕性十足。

  当对面青年这般抬头露出真容时,二人面上,皆是浮出见鬼了般不可置信的表情。

  “徐小受?”

  “受爷?”

  而在徐小受身后,躯体完全扭曲成怪异姿态的道穹苍,还在高扬

  请收藏:https://m.wpxs.cc

(温馨提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